皮影戏特点

唱腔特点

华州皮影经历了千年岁月的磨砺,经历了由萌生到成熟的全过程,其唱腔也经历了由“说唱”到“老腔”“碗碗腔”“迷户”(西府称眉户)一个发展演变的过程。老腔,又名“满台吼”“拍板调”,流行于二华(华州区、华阴)、潼关一带。 老腔唱腔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拉坡调”。何谓拉坡调?就是一段戏唱完需更换场景时,由主唱唱到最后两句时,便大吼一声,随之全台所有的人都跟上相和,音调激昂雄壮,气氛狂热,不仅增强了剧情的渲染,而且把演出情绪推向了一个连续性的高潮。有歌者曰:“众人帮腔满台吼,惊木—击泣鬼神”,就是对这种唱腔最形象的描述。第二个特点是用“惊木”敲击,节奏感强烈,气氛热烈。第三个特点是乐器中没有唢呐,而是用锣鼓代替。老腔的唱腔粗犷豪放,慷慨激昂,语言性很强,声腔紧紧依附和模拟着字声,经常把说、念、唱交织在同一个唱段,呈现出由说唱向戏曲过渡的明显痕迹。老腔在每句的唱腔旋律中都有一个三拍的音节形式,结构于句末处,这在全国所有的剧种中,是极为少见的。老腔的音乐为板腔体,比较简单。板路有慢板、紧板、流水板、飞板等…

查看更多

造型特点

华州皮影戏的人物造型与华州区民间的剪纸艺术都是以影像作为基本造型依据的艺术,它和汉代画像石艺术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有着共同的特征;华州皮影在雕刻技法上自成体系,在创作意识和表现形式上高度概括,采取大胆取舍的艺术手法,极具浪漫主义的色彩,其超群的艺术魅力是其它民间艺术无法比拟的,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极高的美学艺术价值。江玉祥先生在《中国影戏》中著述:“陕西华州皮影雕刻久享盛名,代有人出。清末赤水镇的菊林,民初下庙乡的郭世安,莲花寺的李三喜,民末高塘镇的李长才,柳枝镇的李占文,赤水镇的孙书臣等人,均致力于皮影雕刻艺术,各有千秋。郭世安具有独创能力,他的影人造型略小,但小而不贫,却颇为俏丽,俊俏中显示雍容大度,纤巧中可见幽雅风采。菊林则长于‘钉缝’,即连接,他制作的影人站起来前不过挺,后不背锅,武士将军威风凛凛,精神饱满;小生小旦亭亭玉立,婀娜多态。李三喜却以刻工精细驰名于二华、大荔等地。李占文功力深沉,刀法犀利多变,对陕西东路皮影的发展和风格形成作出了很大贡献。他运用洗练的轮廓造型,夸张的…

查看更多

乐器运用特点

碗碗腔音乐悦耳动听,除音乐本身韵律外,主要取决于伴奏配器的构成与演奏合成处理。碗碗腔主要配器有:1.弦乐器:月琴(定51弦)、硬弦(二弦,定63弦)、板胡(定52弦)。演奏时均戴指帽。2.打击乐器有:梆子、碗碗、干鼓、堂鼓、铙钹、铰子、手锣、马锣、大锣等。3.管乐器:唢呐、马号。月琴、硬弦、板胡三种弦乐器根据各自的性能和特点,同样一支曲调,在旋律上作不同处理,既突出各乐器的个性,又不失其和谐统一。可谓配合紧密、水泼难入。特别是领奏月琴,音域宽,表现力强,时而低沉浑厚,如泣如诉,时而高亢嘹亮,似歌似唱。硬弦、板胡手法多变,构成柔美、悦耳的音乐艺术风格。碗碗腔的梆子、铃铃(碗碗)由一个人操作,梆子的击法,根据唱词的结构而变化,主要分为慢板板头击法、七字句击法、十字句击法、长短句击法等,这些击法形式多变,不像其它板腔体的板、眼那么严格,各种击法即有相同之处,也有根本的区别。它和其它剧种的司鼓一样,起着指挥的作用。(来源:贾平京提供)

查看更多

艺术风格

华州皮影戏历经千年锤炼,已经不是单纯性的几何线条,并非僵硬不变的“图谱化”,在写意的形象上注重的是“真善美”和“假丑恶”的具体形象和实际的心理感受。所以它又是赋予实际内容和人的精神积累的一种符合生活意趣的表现形式。华州皮影影人身高约三十三厘米,由十一个部件组成,头和身的比例为一比四,其头部较大,是整个皮影高度的五分之一。 采取了大胆夸张,合理变形的艺术手法,基本以正侧面单目形像出现,个别丑、怪则为半侧面双目形象,形成独有的造型特点。华州影人的前额特别突出,俗称“崖颅”,以饱满的前庭显现出人物的智慧和才学,或神彩奕奕,或深思睿智,或眉宇含春,情态神韵各有千秋。在影人性格的塑造上,对眉、眼进行强调夸张,作延长处理,以平眉和皱眉区别影人性格的阳刚与阴柔。须、生角色以平眉细目表现其沉着安祥之风采;旦角以弯眉线眼表现其秀丽文静之神韵;武生以皱眉凤眼表现其英俊骁勇之气概。嘴巴有张口和抿口之别。生旦影人均为抿口形象,凸额尖鼻下朱唇一点,若有若无,颇为俏丽,表演时小口似动非动,以实为虚,而在视觉上给人一种微…

查看更多